恐怖 女學生遭4人鐵棒插下體性虐40天慘死,兇手最後放入錄影帶唯一展現人性的地方

女學生遭4人鐵棒插下體性虐40天慘死,兇手最後放入錄影帶唯一展現人性的地方

社會上總是會發生一些令人髮指的兇殘案件,即便是看似治安良好、和平的日本,也都有著一樁恐怖的「女高中生水泥封屍殺人案」,更是被封為是「絕對不能忘記的兇殘犯罪」(絶対に忘れてはならない兇悪犯罪),除了案發過程殘暴外,就連後續也讓人無力。

 

1988年的日本東京,有4名年約16~18的高中生,共同犯下綁票、禁錮、強姦、謀殺棄屍案,雖然當時兇嫌皆未成年,但是後來全名和家庭背景還是遭到週刊披露,當時的週刊總編輯花田紀凱表示,「野獸是沒有人權可言的!」


 
當時的主犯少年 A:宮野裕史,本身家庭優越,爸爸是證券社社員、母親是鋼琴老師,但因為工作繁忙疏於管教,最後宮野在高一時被學校退學,甚至還有一次母親沒有買到自己喜歡的便當,宮野直接把母親摔到肋骨斷,被父親趕出家門後,加入地方組織又染毒,靠搶劫度日。

 

主犯少年B:小倉讓,是宮野裕史的學弟,父親是工人、媽媽是酒店的媽媽桑,在父母離異後,和姊姊跟媽媽同住,最後又被送回父親身邊兩個月,他的童年就像是「拖油瓶」一般,最後跟隨宮野混黑道。


 

 
主犯少年C:湊伸治,身為優等生的他,父母都是日本共產黨員,對子女非常嚴苛,從小就常被爸爸暴打,直到有次湊伸治的摩托車被偷,找來宮野幫忙,兩人一拍即合,宮野成了他的靠山,而他則提供自家二樓當「組織聚集地」。結識了宮野之後,仗著自己有靠山,對家人展開報復行動,多次暴打媽媽,父親跟哥哥也只能視而不見,全家開始無視他的存在。主犯少年D:渡邊恭史,爸媽離婚後,和媽媽、姊姊一起住,渡邊性格比較陰暗,覺得自己格格不入,從小幾乎都是渡邊的姊姊在照顧他,後來因為宮野開始追求渡邊姊姊,渡邊也就加入宮野的組織。
 

1988年11月25日,當時宮野和湊伸治在路上「尋找目標」,剛好看見打工結束騎著腳踏車要回家的17歲古田順子,兩人就故意騎機車靠近,並踹倒腳踏車,古田連人帶著的摔倒水溝旁,接著由宮野假裝扶她並送她回家,沒想到卻半路江古田綁到賓館,威脅要上床才會讓她走。然而就在完事之後,宮野卻將古田帶回湊伸治家禁錮,找來其他人在湊伸治家人熟睡後輪暴她,當時雖然母親也被吵醒,但因為古田被壓在棉被裡,無法求救。


 
11月30日晚上,湊伸治的媽媽第一次見到古田,她要求湊伸治讓古田回家,但湊伸治卻用「她是女友」帶過,古田也不敢說話,就這樣母親也沒再多說,少年們就開啟對古田的性虐禁錮長達40天!期間,少年們除了強姦古田,還逼她自慰給眾人看,用剃刀將私處毛剃光,並以棍棒、火柴、香煙等塞入古田的陰道跟肛門,宮野甚至還將插入陰道的火柴點燃,看著古田慌張將火熄滅感到很興奮,當時是冷冽的冬天,古田還被迫全裸站在陽台!
 

古田就這樣被日夜凌虐直到暈倒,4人就會把她頭泡進水頭,等她醒之後再繼續。12月初,古田終於逮到機會逃跑,偷偷到一樓想要報警,沒想到卻遇到剛睡醒的宮野,警方回撥確認卻被宮野以「打錯電話」敷衍!對於古田逃跑,完全惹毛宮野,凌虐也就更加殘暴,他開始在古田腳上灑油點火,造成古田腳燒傷不能行走,最後傷口還發臭,使得少年比較少動手。12月中,古田因為尿失禁弄髒輩子,被少年瘋狂毆打,臉部嚴重腫脹,沒想到卻反而引來4人大笑「變成大餅臉了!」


 
直到12月底,古田每天吃的東西越來越少,只剩下一瓶牛奶或一塊麵包,在精神衰弱和雙腳腐爛的情況下,每天只能躺在房間裡,就連上廁所都被迫尿在紙杯裡再喝下去。到了監禁第41天,一群人配合音樂節奏拿棍棒打古田,在她臉上滴蠟,最後拿出1.7公斤的鐵棒,往古田肚子猛搥,最後導致全身抽蓄僵硬。
 

就在施暴後隔天,4人發現古田已經死亡,趕緊將屍體放到旅行袋內,並灌入水泥棄屍。警方後來在水泥袋中還發現一捲錄影帶,是當時熱門連續劇《蜻蜓》的完結篇,據說這是因為古田綁架那天,剛好是大結局,而古田好幾次提到沒看到結局很遺憾之類的話,因此主犯宮野才將這捲錄影帶也放進鐵桶。警方也說,這是宮野裕史在這起案件中,唯一展現人性的地方。


 
最終4人遭到逮捕後,壞人並沒有得到合適的懲罰,宮野裕史被判20年有期徒刑;小倉讓被判5-10年不定期徒刑;湊伸治被判5-9年不定期徒刑;渡邊恭史被判5-7年不定期徒刑。東京高級法院對這一判決表示:「本案因為作案人均為未成年人,所以依法進行了從輕判決。儘管與成人犯罪的刑罰相比,這一判決似乎過於寬宏大量,但本著拯救和教育青少年為目的,本庭認為這一判決是合適的。」而現在這些犯罪者已經全部出獄,其中甚至有人已結婚生子。關於這案子,據悉當時至少超過百人知悉,包括鄰居、湊伸治的家人,但卻沒有人伸出援手。